小说连载《深渊里的救赎》第四十一章(温柔的漩涡 ) | 作者:Sanwen

时间:2019-07-12 来源:www.revisaotextual.com

中文字幕AV 小说连载《深渊里的救赎》第四十一章(温柔的漩涡 ) | 作者:Sanwen

  深渊里的救赎

  第四十一章 温柔的漩涡

  没有谁教我怎样去爱一个人,也没有谁教我怎样不去爱一个人。因此,当我面对人生重要的时刻,我不知道如何去与别人沟通。我选择了躲避,我选择了退缩。

  在遇到黄海盛之前,米娜一度以为,那个夺走她初次的少年是她爱过的,但当真正遇到这个心动的背影时,米娜才知道,她从来没有爱过谁,也没有谁爱过她,只是她自己骗自己而已,那只是需她要一个温暖的怀抱,所产生的渴望,让她陷入了挥霍自己青春的深渊。

  “走啦,一起去,好不好嘛?”“这次你撒娇也没用,我不会去的。”米娜坚定的说。“不去就不去,有什么了不起?”杨飞发了一顿火转身而去。米娜鼻子酸酸的,是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。杨飞好多天没有和米娜说话,米娜也不想主动去讨好。她只有把这些委屈写在QQ 日志里。

  “你和杨飞怎么了?”李小心问米娜。“没有啊。”

  米娜心不在焉的答道。“那你们怎么这几天都不说话,她都和凤仙说你们俩怎么怎么。”李小心想一探究竟。“哦。”“哦个屁哦。说还是不说啦?”“没什么啦。”“不说算了,我忙去了。”说完李小心找凤仙搬货去了。

  米娜不想说什么,小玉的离去,莎莎的离开,让米娜一瞬间失去了两个好朋友,米娜心里有太多的心酸。再加上杨飞的小心眼,米娜实在受不了。她买了一瓶酒,来到网吧,她不知道该干什么?她打开电脑坐着发呆,想着这些年自己一步步走来是多么的心酸。

  “喂?是小玉吗?”米娜拨通了小玉的电话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没聊两句米娜说有事就挂了。没过多久,小永打来了电话,问米娜怎么回事,米娜当然知道肯定是小玉和小永说了什么,米娜什么也没说,直接把电话挂了。米娜提着酒瓶踉踉跄跄的走出网吧,回到宿舍倒头就睡。

  “猪,还不起床啊?”米娜迷迷糊糊接起电话。

  “起不起关你屁事啊?”“是吗?那我挂了。”电话那头说。“等等,等一下。”这个声音是那么熟悉,那么的有味道,米娜睁开眼睛,好好看了屏幕上的号码说到:“我马上起。”那边电话已挂了,?啄让偷姆砥鸫玻ν烁詹诺牡缁?:

  “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是你。你有什么事?”

  黄海盛哼哼了两句。“出来?”“干嘛啊?”米娜追问。“出不出来。”“来了。”米娜说完穿起衣服随便洗漱了一下就往外跑。黄海盛站在宿舍门门口,见米娜出来:“中午一起吃饭。”然后消失在米娜视线里。米娜回但宿舍里,抱着腿坐在床上,傻傻的笑了半天:“这不是就传说中的约会吗?”米娜心里美滋滋的。从来没有谁那么霸气而又充满爱的对过米娜。

  还没到吃饭时间,黄海盛就打电话问米娜想吃什么?米娜叹口气说随便。“11:30我来接你。”

  说要就把电话挂了。冬日里的暖阳暖透了米娜潮湿的心。到了约定的时间,米娜打开宿舍门,黄海盛刚好到宿舍门口,阳光下的他更加的迷人。“快点啦。”米娜跟随黄海盛的步伐,一路小跑,在一辆面包车面前停下。

  面包车是银灰色的,看上去没有买多久,里面的配置都还是干干净净的。这辆面包车,载过米娜很多次,直到十多年后,米娜才从黄海盛口里得知,属于这面包车独一无二的号码牌是多少,可后来她又忘记了。车上有一个男孩,米娜也没有问过他们是不是朋友,但至少是同事吧,米娜心想。

  黄海盛问米娜想吃什么?米娜还是那句话,随便,她没有学会去要什么?因为她从小一直都是在付出,所以她忘记了,她也有权利去向别人要什么。黄海盛开向城中间开了十多分钟的车,在车流里挤来挤去,最后在A 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找了个停车场停了车。

  米娜跟在她后面,进了一家连锁的米线店。招牌上写着“乔氏兄弟过桥米线”几个大字。进到店里,里面是古风型的装修风格,就连餐具都有点古风的感觉。仿佛真的进入了古代的餐厅一样,米娜这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,从来没有来吃过,但也没有多好奇,她见到什么都是觉得这应该是这样的,可能是她对生活失去了渴望吧。她找了个位置坐下。打量着这家店,这家店有四五个传说。

  传说一里说:“过桥米线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。相传,清朝时滇南蒙自市城外有一湖心小岛,一个秀才到岛上读书,秀才贤慧勤劳的娘子常常弄了他爱吃的米线送去给他当饭,但等出门到了岛上时,米线已不热了。后来一次偶然送鸡汤的时候,秀才娘子发现鸡汤上覆盖着厚厚的那层鸡油有如锅盖一样,可以让汤保持温度,如果把佐料和米线等吃时再放,还能更加爽口。于是她先把肥鸡、筒子骨等熟好清汤,上覆厚厚鸡油;米线在家烫好,而不少配料切得薄薄的到岛上后用滚油烫熟,之后加入米线,鲜香滑爽。此法一经传开,人们纷纷仿效,因为到岛上要过一座桥,也为纪念这位贤妻,后世就把它叫做“过桥米线”。

  传说二:“说蒙自城的南湖旧时风景优美,常有文墨客攻书读诗于此。有位杨秀才,经常去湖心亭内攻读,其妻每饭菜送往该处。秀才读书刻苦,往往学而忘食,以至常食冷饭凉菜,身体日渐不支。其妻焦虑心疼,思付之余把家中母鸡杀了,用砂锅炖熟,给他送去。待她再去收碗筷时,看见送去的食物原封未动,丈夫仍如痴如呆在一旁看书。只好将饭菜取回重热,当她拿砂锅时却发现还烫乎乎的,揭开盖子,原来汤表面覆盖着一层鸡油、加之陶土器皿传热不佳,把热量封存在汤内。以后其妻就用此法保温,另将一些米线、蔬菜、肉片放在热鸡汤中烫熟,趁热给丈夫食用。后来不少都效仿她的这种创新烹制,烹调出来的米线确实鲜美可口,由于杨秀才从家到湖心亭要经过一座小桥,大家就把这种吃法称之“过桥米线”。经过历代滇味厨师改进创新,“过桥米线”成为滇南的一道著名小吃。......

  黄海盛用他们老家的语言问了问跟他一起的小伙子。说什么米娜也听不懂,只见小伙子连连点头。付了钱黄海盛坐到了米娜右边。米娜想说什么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?准确的来说,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,米娜变成了哑巴。

  没过多久,服务员抬着大盘鸡肉过来,米娜看着鸡肉发呆,服务员紧接着抬过来三大碗米线。米娜呆呆的坐着,与其说她矜持,不如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吃。黄海盛看了一眼米娜,娴熟的将大块鸡肉,香菜,放进了米娜的那一碗里。米娜静静地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柔,享受着只属于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情节。

  “你要醋吗?”黄海盛凑到米娜耳旁说,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浸透米娜的身体。“要辣椒吗?”

  “嗯嗯,不要。”米娜回过神。“好了,可以吃了。”说着他递给了米娜一双筷子,给自己的碗里加了料,开口吃起来。“快吃啊?”米娜看了一眼黄海盛,拿起筷子慢慢品尝起来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吃辣,你们这边人不是都爱吃吗?”黄海盛咽下嘴里的东西转过头看着米娜说。米娜腼腆的笑了笑:“怎么了?”米娜接着说。“没什么,吃吧。”米娜特别享受这份感觉,她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却又像是知道。吃完后,黄海盛把米娜送回了宿舍,自己上班去了。米娜躺在宿舍里,回味着中午的甜蜜,回味着黄海盛的一举一动。他是那么的会疼人,那么的会照顾人,又是那么的诱人,米娜陷了进去,陷入了黄海盛温柔的漩涡,这一陷,世间所有的男子都失去了色彩。

  “依旧点了双人份的过桥米线,走到熟悉的老地方坐下慢慢地等着,而这次却再也没有了那双温柔体贴的手,拿起已经久违的油盐酱醋的瓶子。一个人慢慢的体会慢慢地体会,香喷喷的佐料,当初是怎样跑到月盘似的碗里的,慢慢地体会主菜和佐料之间最完美的搭配,慢慢地试着品尝两个人曾经的记忆。”

  “看着服务员摆在桌面上的辣椒,眼泪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,我想应该是被香味中的辣味熏到了吧,我知道生为广东人的你从来不吃辣

  以至于和你相爱的时间里,我也忘记了我最爱的小米辣,记得你曾经问过我,云南人都特别的爱吃辣,为什么我不爱,只记得我当时满脸羞涩的会心一笑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后来的你却爱上了麻辣的味道。”

  这是十三年后,米娜回忆这段往事时写下的诗歌,写的时候,眼泪湿透了屏幕上的文字。她爱着他,即便是过了十多年,她很确定不是不甘心,不是怀恋过去,而是这些年,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他,是真的爱,真的想念......

  聚

 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,图片网络,版权归原创者

  (